夜幕下的武汉 建筑外墙亮"加油"字幕
来源:夜幕下的武汉 建筑外墙亮"加油"字幕发稿时间:2020-03-30 13:11:10


25日早上自服连花清瘟胶囊,症状好转后,戴口罩骑电动车到市图书馆做保洁(8:00-11:00),中午步行至附近漯河市公安局阴阳赵分局门卫室休息。13:00左右步行至市图书馆做保洁(13:30-17:00)。中午和工作期间均佩戴口罩,未近距离接触同事。

28日下午17:47,平顶山市郏县疾控中心发给我市协查密切接触者的函称:“我县报告1例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张某某,经流行病学调查,张某某1名密切接触者为贵市居民”。20:20王某某确诊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在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病情稳定。其儿子核酸检测阴性,在源汇区集中隔离点进行医学观察。截至29日中午12:00,王某某的密切接触者已追踪到20人,全部采取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措施,其他密切接触者正在全面排查。本期口述/钟南山院士助理苏越明

“眯”了十多分钟后,钟老师把电脑推给我,让我帮他敲下他对疫情的研判。大意有两点:一是新冠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因为广东已有两个疑似病例,虽然没有去过武汉,但还是被去过武汉的家人传染了;二是要重视早发现、早隔离,一定要提醒公众尽量别去武汉,少出门,少聚集。

钟南山院士和他的团队的战疫故事,正是中国“战疫史”的一个缩影。很多人试图通过对他行踪的梳理,来“脑补”他的战疫拼图。

两个月来,一直陪伴他辗转奔波的院士助理苏越明和一直追随他披甲伏魔的专家团队,既是他的战略战术的实践者,也是他一路披荆斩棘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病毒可能通过污染的粪便及其气溶胶传播”是如何发现的?疫情的预测模型是怎样研发出来的?重症患者的治疗方案是如何研究出来的?对于疫情究竟发源于哪里,他是怎么看的?

今天的广州,天色阴冷。广州人怕冷,街上不少人穿上了羽绒服。珠江上,薄雾笼罩,不如往日的明媚。

84岁的钟南山院士再度出征。夜驰武汉,进行深度调查;紧急赴京,向总理汇报并向公众宣布疫情实况;连线前线,远程会诊重症病例;联手国际病毒专家,探寻破解病毒密码路径;一周参加五场国际战疫“云会议”,分享中国的治疗方案和防控经验……两个多月以来,他没有一天完整的休息时间。

22日上午张某某驾车送其至郏县汽车东站,乘同学车期间未戴口罩。8:30左右乘坐郏县客车(豫D95063)返漯,11:00左右到公安街漯河恒通汽车站外下车,步行至交通路马路街口站,11:48乘坐106路公交车(豫L02779D)至丁湾站下车,步行至长江路嵩山路站乘坐107路公交车(豫LG0785)至市体育场站下车,步行回家,乘车期间均佩戴口罩,到家后未外出。

草草吃完中午饭,钟老师已经来不及收拾行李,到省卫健委参加会议。下午2:30,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赶到了省卫健委,静候会议的结束。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专家们警惕而又谨慎地进行各种筹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