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隐瞒新冠肺炎病例?安倍:我觉得不是这样的


如今,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意识到了老人是疫情中面临最大危险的人群。各国卫生部门对养老机构严防死守,并要求民众不要去探望年迈的父母或祖父母。因为正如意大利的经历所显示,一旦病毒传播到老年人当中,大量的老年病患将迅速挤兑卫生系统,并造成更加高的死亡率。

相比之下,意大利无论是检测数量和能力都有所不及。3月24日,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Angelo Borrelli)在接受《共和报》采访时表示:“如果说在意大利每确诊一个病例,就有10个人感染者,这种比例是可信的。”这意味着意大利目前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70万人左右。

免去王东京的国家行政学院副院长职务;免去李凡荣的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职务。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截至2020年3月26日,新冠病毒已在全球夺走了至少21306人的生命。

文章还批评说,美国错失了应对疫情的时机,却指责中国疫情初期的管理手段是目前情况的原因,而且,美国政府将舆论战视为了重要的博弈手段。

最后,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

首先,一个最普遍用来解释死亡率差异的因素是患者的年龄。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文章还写到,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日前声称“中国要对这场全球疫情负责”,但这并不是国际社会其他成员的看法,而且中国已经开始加大向西方国家运送援助物资,并且还向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派出医疗援助队。

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震中”,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其中有两个国家——意大利和德国,显得特别“突出”。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而后者则正好相反,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正如我的同事报道的那样,或许美国领导应对全球危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尤其是在特朗普领导之下。”作者伊桑·塔罗尔写道:“墨西哥对外关系委员会负责人路易斯·卢比奥(Luis Rubio)在接受我的同事采访时称,如今已经很少有国家将美国视为解决问题的重要力量。但在过去,这是普遍观点,而且美国的做法通常会被别国视为榜样。”